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兴趣联盟 - 交易系统实现及开发

  • gats

    刘士余重磅发声后 这将是周一全市场最关注的表格

    gats 2016-12-04 13:35
    刘士余重磅发声后 这将是周一全市场最关注的表格
    2016年12月04日 10:25:31
    30
    21248

    证监会掌门人刘士余昨日在公开讲话中痛批“野蛮收购”,新华社随后刊文认为其部分发言指向保险系资金,并点名“七大保险系举牌最为活跃”。

    近两年来险资举牌A股上市公司根本停不下来,压着举牌线增持、减持的动作更是层出不穷。恒大增持万科、阳光保险增持伊利、安邦保险增持中国建筑等每一次险资的介入必然伴随着股价的剧烈波动,甚至对有些上市公司的公司治理构成影响。

    除了这些案例之外,目前保险系资金在A股的整体布局以及持股锁定期情况也成为市场关注焦点。对此,国金证券做了详细梳理(点击图片可放大):

    66

    兴业证券在此前研报中分析认为,从今年险资举牌的情况来看,有如下三种思路,1)举牌万科等标的,是抢夺优质公司控制权;2)参与廊坊发展等小盘股,更多的是看中壳资源价值;3)举牌吉林敖东,可能是想绕道参与券商,促进业务合作。

    而不同的保险公司偏好也不尽相同。兴业证券统计险资“三大神兽”的偏好发现:

    1)前海人寿偏好材料、地产、公用事业、零售等领域,战略性布局的成分较多。

    前海人寿三季报显示持股 41 只,其中材料、地产、零售持股量较为集中。比较重仓持有的南玻 A、中炬高新、万科(与宝能系其他机构合计)等,其举牌特别是大比例持仓的公司,战略性布局的成分大于财务投资的情况。

    2)安邦保险偏好银行、地产、商贸等板块。安邦多数以长期财务投资为主,同时也算是为公司长远战略布局。

    从最新三季报安邦保险的持股情况来看,有金地、万科、保利等三大地产龙头,还有民生、招商、中行、工行等四家大型银行,其中金地集团持股比例超过 20%,民生银行接近 20%。这些标的的特点是低估值、高股息率,近期安邦资产又举牌了中国建筑(风格相似),安邦多数以长期财务投资为主,同时也算是为公司长远战略布局。而且 13 只标的与二季度完全一致,仅石化机械有少量增仓。

    3)恒大人寿喜欢灵活操作,从三季报和二季报的对比,以及三季报持股近期公告的情况看,恒大人寿操作相对频繁。

    恒大人寿 3 季报持仓股票 9 只,且规模均未超过 5%,而从后来梅雁吉祥等标的公告恒大人寿减持了,但在 11 月恒大旗下仲勤投资举牌了梅雁吉祥,算是对此前舆论的回应。事实上,观察季报中恒大人寿的持仓情况可以发现,其波段操作的情况是较多的,二季报其持有股票 17 只,其中 15 只在三季报中已经没有踪影了。而三季报中持有的 10 只票中,有 8 只是新增标的。

    “野蛮收购”遭痛批

    在昨日举行的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会员代表大会上,刘士余发表演讲称:

    有的人集土豪、妖精及害人精于一身,拿着持牌的金融牌照,进入金融市场,用大众的资金从事所谓的杠杆收购。

    实际上最终风险承受的不是发产品的机构,而是我们广大投资者。杠杆质量在哪里,做人的底线在哪里?这是从陌生人变成了野蛮人,野蛮人变成了强盗。挑战现行的金融监管的民商法是有力应对制度的创新和推进,有利于监管部门加强监管,当你挑战刑法的时候,等待你的就是开启的牢狱大门。

    新华社昨晚刊文称,自就任中国证监会主席以来,刘士余一直低调行事,鲜有公开表态。此次,刘士余措辞严厉,令在场人士动容。报道援引行业人士称,“虽然并未点明‘你’是谁,但是业内人士都清楚其所指是保险系资金。

    新华社称,有分析指出,七大保险系举牌最为活跃,分别为恒大系、宝能系、安邦系、生命系、阳光保险系、国华人寿系和华夏人寿系。

    报道称,近两年来,险资举牌A股上市公司似乎“根本停不下来”,压着举牌线增持、减持的事更是层出不穷。恒大增持万科、阳光保险增持伊利、安邦保险增持中国建筑……每一次险资的介入必然伴随着股价的剧烈波动,甚至对有些上市公司的公司治理构成影响,使得一些股权分散的上市公司“人人自危”。

    “野蛮人”出现的背后

    2015年6月市场暴跌,各路救市资金纷纷集合,险资自是不逞多让。保监会发布《关于提高保险资金投资蓝筹股票监管比例有关事项的通知》,鼓励符合条件的保险公司,投资单一蓝筹股票的余额占上季度末总资产的监管比例上限由 5%调整为 10%;投资权益类资产的余额占上季度末总资产比例达到 30%的,可进一步增持蓝筹股票,增持后权益类资产余额不高于上季度末总资产的 40%。

    其中蓝筹股的标准包括在境内主板发行上市,市值不低于200亿元人民币,且具有较高的现金分红比例和稳定的股息率。险资从2015年下半年股票投资比例急升,到了今年下半年,险资的股权投资比例又开始走上上升通道。从去年6月至今,险资举牌规模达到1700亿元。

    广发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陈杰认为,险资“举牌”仍然有充足的动力。一方面,万能险推高了险资负债端成本,而“资产荒”降低险资资产端收益,通过“举牌”,险资可以权益法进行核算,获得稳定投资收益。

    另一方面,险资“举牌”仍然有雄厚的实力:三季末险资资产规模 14.6 万亿,权益资产配置比例仅为14.25%,远低于上限的30%,未来若权益资产配置比例上升至 20%,将有望带来近 8400亿元的增量资金。

    但是,近期部分险资难看的吃相,显然已让监管层看不下去。针对恒大人寿股票投资中的“快进快出”行为,保监会约谈了恒大人寿主要负责人,明确表态不支持保险资金短期大量频繁炒作股票。

    不过新华社称,警告背后,监管部门仍然缺乏相关制度防止险资搅乱“一池春水”。

    报道称,如何让一些险资从“野蛮人”变成“好孩子”?除了证券监管者的“痛批”和保险监管者三令五申“保险姓保”外,或许还需要各部门联手,深入探究保险资金的投资之道,让保险资金真正成为稳定资本市场的价值投资者。

  • gats
    #1
    gats 2016-12-05 19:47
    答刘士余主席“妖精论”:灭了鲶鱼,留下死鱼?
    原创 2016-12-05 周师傅 陆家嘴周师傅
    刘主席怒了。怒得山呼海啸,怒得一鸣惊人。



    昨天上午这条新闻出来的时候,我并不在现场。见到有朋友在微信群刷屏,曾一度羡慕参会的朋友。

    然后,十点多的时候,这条新闻最早从某自媒体网站爆出。当时我以为,这种骂街般的用词,要么是自媒体恶搞,要么是现场新闻速记稿出了问题。

    可惜,我错了。当我十一点钟拿到现场视频的时候,发现这真是堂堂证监会主席的言论。这番言论,是他脱离发言稿、临时起意所说。

    以刘的“官场智慧”,讲这种脱稿的话,有三种不可能:

    1.     不可能没有事先内部通气而突然只图一时口快
    2.     不可能没有事先考虑过这些言论的后果,包括可能的市场波动、保监会对掐、民意反弹
    3.     不可能只有他一人在证监会内有这些想法

    刘主席在讲这番言论时,特别点名了“某些持牌金融机构”。

    这里要科普一下:持牌金融机构,就是一行三会颁发金融牌照的金融机构。银监会的银行、信托、金融租赁,证监会的券商、公私募基金、期货、资产管理公司,保监会的(再)保险公司、保险中介,央行的第三方支付公司。至于P2P等公司名字里虽然有‘金融’二字,但没有真正的融资功能,不属于‘持牌’机构。

    显然,他所指的妖精,已是人尽皆知:也就是这整整一年来在资本市场上呼风唤雨的保险资金、券商资管计划资金。尤其又以宝能姚振华的前海人寿,以及富德生命人寿、安邦保险、阳光保险、华夏保险、国华保险等为甚。

    2014年以来,保险公司的一系列敌意、非敌意举牌收购,到底触碰了监管层的哪根神经?

    有人说,是因为保监会、证监会各自为政。保监会家的娃拿着钱砸了证监会家的娃的脸,证监会终于忍不住要骂娘了:上市公司公司都是我的儿子,打脸的事只能老子自己来!

    我看,这当然是一方面。但事情没这么简单。以前保监会、证监会的关系谈不上如胶似漆,但肯定不是露水情缘。保监会的项主席甚至一度公开表示“保险公司举牌收购越多,证监会的刘主席越高兴”,尽管他这句话的前提是保险资金作为长线资金入主上市公司。

    那为什么刘主席突然放下架子、对保险资金大骂特骂呢?

    我们看看最近保险资金的举牌机构:

    前海人寿举牌格力电器、万科A、南玻A,安邦举牌中国建筑。

    这些公司有哪些特点?

    这些上市公司,都是高净资产收益率、低估值、具有优质现金流的行业龙头。保险公司持仓他们,基本上是出于资产配置的长期逻辑——当然,恒大伪举牌梅雁吉祥这个奇葩案例是个例外,保监会也马上对恒大人寿进行了约谈,恒大人寿也识趣地买回了梅雁吉祥。

    既然除了奇葩个案,看上去都是好事,那刘主席为什么还要大骂特骂?

    资本市场,骂街是没用的,道德批判也是没用的。资本市场不讲情怀,不讲道德,只讲实力和法律。

    但这条道理,有一个例外:监管层。

    监管层哼一声,顶得了上市公司骂一万句。

    刘主席之所以替这些上市公司大骂出口的真正原因是:这些大多数险资的举牌对象,都是央企、国企,或至少是央国企为大股东的上市公司。而央企国企的股东排位、利益分配,都是墨守成规的、心照不宣的。突然有一天,前海人寿、恒大人寿这种‘野蛮人’,靠着保险公司这种通过销售给老百姓保单所吸收来的民间资金,一夜之间就可以坐上这些优质央国企的股东交椅。换了你是这些自带皇亲国戚光环的央国企,突然来个泥腿子和你平起平坐,你怎么想?

    民间资本,以公开、合法的形式直接杀到了央国企的家门口。换作你是东家,你慌不慌?!不要忘了,中国的股票市场的起源,是为了给央国企融资输血。市场发展壮大了以后才轮到各个民营企业上市。民间资本通过公开、合法的方式坐到了央国企的头上,这无疑是给这些习惯了‘君子协定’式利益分配的养尊处优的国有上市公司们,出了一道野蛮人的难题。

    你可能会说,这其中具有‘红色背景’的安邦保险,难道也在刘主席的批评之列?

    在所有举牌者中,安邦是胆子最大的:别家都是举牌收购央国企参股的上市公司,这次,他直接举牌央企“中国建筑”。各位别忘了,过去两年,安邦先后举牌了谁?民生银行、招商银行、工商银行、金地集团、金融街、华业地产、吉林敖东、中国电建、万科A……

    发现问题没有?安邦买了这么多次央国企,证监会没有发飙,也不敢发飙,也没有借口发飙,这次却突然发飙,在我看来,是因为一直在等的“群骂”借口,终于出现了。这个借口,就是“恒大人寿短期炒作梅雁吉祥+前海人寿趁虚而入格力电器+前海人寿野蛮入主南玻A”。

    本质上,这件事是:

    积怨+借口

    积怨:

    其实,证监与保监本来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你卖你的股票、债券,我卖我的保险。而且,银、证、保三家,保监的势力历来是最弱的。为什么?资产规模小啊!资本市场,讲的是资本势力。长期以来,保险业的总资产也就银行、证券基金业的一个零头,十多年来一直是当老三、小弟。近年来,项主席执掌保监会后,名正言顺地想做大保险业,突破口就是‘保险资金运用’。

    而且,请注意,这并不是保险业的一厢情愿。多年以来,资本市场早就盼着保险资金能为资本市场做贡献。

    早在保监会还是吴定富主席的时代,笔者参加大大小小的业内会议时,一个特别逗的现象就是:证监会主席出场,被问炒股票的事。保监会主席出场,也被问炒股票的事!

    问什么?吴主席总是被问:保险资金什么时候能多进入资本市场呀?

    那时的保险业资金,被看做资本市场的长期投资者、股价稳定器,是最后一个没有被充分挖掘潜力的机构投资者。

    借口:

    然而,谁曾想,短短几年,保险资金运用开闸以后,证监会才发现:这放出来的保险资金不是温柔听话的小白兔,而是横冲直闯的绿巨人。



    资本市场历来是证监会的一亩三分地,忽然来了个不受自己管束的外来人,证监会虽然心里难受,但并不能公开说什么:因为保险资金所有做的一切,都在保监会一系列法律法规的框架之内。

    并且,保险资金进出市场,比证监会管辖下的公私募基金、资产管理公司的资金更自由。

    以公私募基金为例:基金公司发行的基金产品,属于基于“信托责任”(受人之托,代人理财)的资产管理产品。这些基金必须基于信托责任,将所持有的股票种类、持仓下限(必须至少持有一定比例的资产)、换股频率等,遵守投资协议约束,同时也要遵守监管条例约束。

    但保险资金就不同了。除了遵守收购上市公司时所要的信息披露等最低监管要求以外,没有基于资金本身的直接“信托责任”约束(虽然有合理运用保险资金的间接信托责任),调仓换股、持仓最低比例等约束也非常小。

    所以,恒大人寿伪举牌梅雁吉祥,保监会最多进行窗口指导式的约谈,却并不能从监管法规条例方面直接管束。因为,恒大人寿伪举牌梅雁吉祥,虽然缺德,却并不违法。

    所以,换了你是刘主席,你慌不慌?气不气?

    但是,资本市场讲的是法律,不是脾气。保险资金参与收购到底是不是强盗?

    我们先来回答四个核心问题:


    第一:保险公司的资金来源合法吗?

    当然合法!保险公司用于投资的责任准备金,来源都是其销售的一张张保单。保监会的监管力量,在销售和入账阶段自始至终在发挥作用。

    第二:保险公司投资长期股权合法吗?

    当然合法!保险公司投资管理办法,早就允许保险公司投资一定比例的上市公司股票、未上市公司股权等。

    这里要说明的是,“短险长投”——拿短期保险的资金投资长期资产——确实是期限错配。但这个‘错’,是错开的错,不是错误的错。

    银行能拿短期储蓄放长期贷款,把短期和长期错开,那保险公司就不能拿短期资金合理地投资长期资产?金融机构靠的就是错配——再强调一次,是期限错开的错,不是错误的错——才能产生利差、息差、风险溢价等各种收益。

    第三:符合监管法规的敌意收购,
    应该被道德批判吗?

    当然不!可!以!

    因为,资本市场是赤裸裸的斗兽场,从来就不讲道德、更不讲温良恭俭让。

    讲什么?讲法律和实力!

    所以,赤裸裸的事实就是:只要不违法,哪怕缺德,只要你愿意冒着被唾沫星子淹死的风险,你就可以为所欲为!注意,我说了,前提是:只要不违法。

    退一万步讲,要说资本市场缺德不违法的事,保险公司与众多资产管理机构比起来,真是小弟见大佬、小巫见大巫。

    关于保险资金曾经缺德不违法,有人拿出了美国历史上的例子:



    在美联储和美国证监会成立之前的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老JP摩根通过纽约人寿、公平人寿等保险公司,还有诸多商业银行,以小博大,控制了美国全国的金融行业。为了限制金融业把持了工商业命脉,美国1913年成立了中央银行机构美联储,和1914年反托拉斯法。

    但是,别忘了。这是在法律法规完全不完善、连中央银行都没有的情况下,银行与保险对工商业的垄断性把持。如果这种“史前逻辑”简单地放在今天也讲得通的话,巴菲特的伯克夏哈萨维旗下的保险公司控股了诸多大型制造业、服务业公司,那巴菲特就是最大的‘害人精’!

    很明显,这种照搬历史的刻舟求剑,是可笑至极的。

    第四:敌意收购者,
    应该被批判成强盗吗?

    什么是敌意收购?说白了,市场上有土豪看中你的公司,不惜血本要买下你公司的控股权,而你又完全看不上这个土豪。

    敌意收购,从它诞生的那天起,就是资本市场的啄木鸟、鞭策者。所以国际资本市场为了防止土豪游资突然收购自己,各个上市公司都会注意设置反敌意收购的公司章程条款。比如“毒丸计划”(敌意游资收购自己达到一定比例,则公司自动大量低价新股,意图摊薄敌意者的收购股份)。

    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敌意收购者,是市场上的鲨鱼。在以资金实力论英雄的资本市场,你不得不时刻提防。他们在资本市场上的幽灵游走,其实是对各个上市公司的鲶鱼效应和隐性鞭策:门外有一大堆人盯着你的公司,优秀品牌不用心经营、各个股东之间控股比例设计失当……你就等着被鲨鱼们取为囊中之物吧!

    所以,资本市场法制建设喊了这么多年,保险资金积极合法地参与资本市场投资,却在证监会的口中一夜从小甜甜成了牛夫人,实在是有失妥当。

    那么,这个事情会怎么收场?

    我猜测:

    证监保监虽然对掐,但怎么说当初好歹也是央行这同一个妈生的。两家毕竟没有不共戴天之仇。体面地坐下来,喝杯茶,谈个君子协定,这个问题还是不大的。

    以后恒大人寿炒作梅雁吉祥这种缺德不违法的事,肯定是玩不成为了。另外,当上市公司正处在公司治理的关键阶段,保险资金如果想趁虚而入或浑水摸鱼,估计也会被敲脑袋,但保险资金作为长期投资者的角色,一定不会被限制,反而会大力鼓励和支持。同时,保监在已经出台的一系列限制过激的短险长投(再说一遍,正常的短险长投是合理的。所谓的‘期限错配’,是‘错开’的错,不是‘错误’的错。)的法规条例的基础上,一定会进一步加强这方面的监管,证监会就不用再焦虑了。

    所以,奉劝刘主席一句:资本市场讲的是法律和实力。监管搞好法律,机构比拼实力。有问题,就解决问题。再这样破口大骂,只会自掉身价。

    因为,把水里的鲨鱼和鲶鱼都吓跑了,剩下养尊处优的鱼儿,早晚都是死鱼。

    对了,最后再说一句:刘主席,我们早就规定了:

    “1949年建国后,中国没有妖精”。
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