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兴趣联盟 - 交易系统实现及开发

  • gats

    A股市场:我用十年时光和真金白银学到了什么?

    gats 2017-01-25 22:33

    A股市场:我用十年时光和真金白银学到了什么?

    2017-01-25 中国经济学人


    作者沙阡陌

    来源:港股那点事(ID:hkstocks)


    当你加入一个游戏很久,还不知道谁是那个傻瓜,那么十有八九你就是那个傻瓜!

    ——巴菲特

    几乎每一个初入A股市场的新股民都有一段点石成金的好光景——买什么什么涨,这给了他们一种错觉,认为这个市场很容易赚钱。巴菲特曾说,如果你是池塘里的一只鸭子,由于暴雨的缘故水面上升,你开始在水的世界之中上浮。但此时你却以为上浮的是你自己,而不是池塘。这不奇怪,他们进入的时机正是牛市初期,市场整体都在上涨。市场是公平的,怎么给你的怎么收回来,账户市值最后会说明问题。

     

    劣币驱逐良币


    A股是个门槛非常低的市场,问题也就出在这里——大量抱着一夜暴富心态的股民在证券基础几乎为零的情况下入场(他们甚至念不对“券”,是quan不是juan),买入股票的唯一目的就是以更高的价格卖给其他人。 

    很多人迷失在追涨杀跌中,对个股的基本面一无所知。对他们来说,买入卖出是分分钟的决定,只要能上涨,什么都可以买。他们的理由非常简单粗暴:既然投资的目的是为了赚钱,为什么不能只要上涨的东西就买,哪怕是泡沫?为什么还要看基本面和估值?还搬来了祖师爷利弗莫尔的一句话:“只研究当前最突出的股票,只投资最活跃的龙头 ... 如果你在龙头股上赚不到钱,你压根儿就不可能在股市上赚到钱。” 

    著名的价值投资者赛斯·卡拉曼在《安全边际》一书中用沙丁鱼的故事道出投机的本质。加州沙丁鱼减产,商品交易者争相竞标,把沙丁鱼罐头的价格迅速抬高。一天,一个沙丁鱼罐头购买者决定犒劳自己一下,打开一盒昂贵的沙丁鱼罐头,吃了下去。但是,吃了以后他马上生病了。于是他告诉卖家沙丁鱼是坏的。但是卖家回答:“你不明白,这不是吃的沙丁鱼,而是交易用沙丁鱼!” 

    由于A股高度散户化,劣币驱逐良币,成为市场交易主体的散户也间接影响了机构投资者的行为,机构出现散户化的特征,价值投资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A股彻底沦为投机市场。

    中国人赌性大没错。香港人和老外也爱赌,只是赌场开的时间比较久,被多灭了几次知道疼了,现在主要依靠专业的投资机构或者直接做指数投资了。这就决定了港股和美股是机构主导,换句话说,港股美股赚业绩的钱,A股赚博弈的钱。 


    难知如阴


    事后偏见造成人们误认为这个世界容易预测,而事实并非如此。 

    很多人认为自己根据历史K线能预测股市未来涨跌,可他们忘记了市场在不断变化。在时刻变化的股市里是没有公式、经验可用来套用的,刻舟求剑只能适得其反。美剧《生活大爆炸》曾讲过一个好多观众没听懂的笑话。说有一个农民发现自己养的鸡都出问题不下蛋了,找一个物理学家帮忙。物理学家做了一番调查,建立了精密的物理模型计算之后宣布:他找到了解决办法!但这个办法只对真空农场中的球形鸡有效。这个笑话的意思是物理学家使用了一个过分简化的模型去模拟真实世界。 

    1972年,物理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菲利普·安德森在《科学》杂志发表了一篇文章《更多则不同》(More is Different)。他认为科学研究中常用的简化方法(即还原论)存在弊端。把所有事物简化成简单的基本定律的能力并不意味着能从这些定律出发重构宇宙。股票市场也如是,没有一成不变的普适规律,试图找出规律来预测股市无异于盲人摸象。 

    各种大行分析师建造了各种非常“完美”的模型,乐此不疲地预测股价。经历了市场不断打脸之后,他们依旧坚定地认为是市场错了。关于这点《淮南子.说林训》里讲了一个削足适履的笑话:一个人买鞋子,发现脚大鞋小,觉得鞋没有问题,是脚错了。 

    索罗斯的反身性理论也告诉我们,市场存在着反馈机制,股价的变动反过来影响参与者的心理进而影响参与者的交易决定,而他们的交易决定又开始影响股价的变动。这样的一个系统决定了任何基于历史的简单线性预测都很难成功。事实是当大多数人都认为某个股票或大盘会上涨时,往往离崩溃也就只有一步之遥了。 

    正因为难以预测,所以明智的选择是做正确的事。做正确的事不会一夜暴富,甚至还会在短期造成机会损失,但这样能确保你还能活到下一个博弈。 

    在A股什么是正确的?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很多人用基本面、估值去分析解释股票市场的短期变化。另一方面,股市的短期变化反过来让很多人对基本面和估值产生了盲目的乐观/悲观。基本面、估值和股价变化是三个不同的领域,无法用一个领域的逻辑和事实去理解另一个领域的变化。

    基本面和估值无法解释股价的短期变化。基本面的作用缓慢而长久,但股票市场价格的短期变化却非常迅速而剧烈,反映了人们的情绪波动。牛顿也曾感慨“我能计算天体运行的轨迹,却不能预料人们的疯狂。” 

    基本面分析获得的投资优势只有在长期才能体现。在长期,市场终将反映基本面的情况,这就是为什么格雷厄姆说短期内股票市场是一个投票机,长期看股票市场是一个称重机。坚持基本面分析的投资者,想要避免受市场的影响,不想看市场的脸色,就必须坚持长期投资,而且要有长线的钱。 

    面对不同的领域,需要有适当的分析方法与工具,以及合理的投资方式。 

    巴菲特的长线资金和长期投资,让他确实可以集中精力关注基本面而不必理会市场的波动。但是,并不是所有的投资者都有巴菲特的优势。投资者们或多或少都会受到市场波动的影响。

    文艺复兴基金创始人数学教授Jim Simons领导的量化对冲基金长期超越市场,是世界上最成功的对冲基金之一。他曾经说“基本面交易让我痛苦。科学则是我理解的领域,因此我决定专注于构建模型。”但是,由于量化的核心在于捕捉背后情绪的变化,投资优势转瞬即逝,必须快速交易,不能长久的持有某个仓位。所以短线很累很难。 


    炒的是什么?


    股票的上涨和下跌本质都是背后的资金在流动。 

    资金总是从利润小的地方流向利润大的、从分散处流向扎堆处。资金的流向则取决于参与者的逻辑,“所虑者师出无名,难以号令天下。”想要把股票以更高的价格卖给其他人,一定要有强逻辑让他们接受并愿意付出真金。A股素有见光死,利好出货的说法,这是信息不对称的完美体现——“早发现逻辑者先人一步入场吃肉,晚接受逻辑者如同酒场迟到者买单是免不了的。 ”

    逻辑也不是无迹可寻的,逻辑带动资金入场,资金流动在盘面看表现为个股和板块的涨跌,扩散传导着逻辑并进一步带动市场情绪。这里面仍然有反身性在起作用。所以说炒A股是真的难,要有自己的逻辑,还要能通过盘面发现资金的逻辑。 

    有了逻辑,依旧不一定能做好投资。人是自己潜意识的奴隶,投资更是如此。大脑的伏隔核推动人类寻求回报。研究发现,当一个人的投资获得良好的回报后,伏隔核变得兴奋,促使人变得更贪婪,寻求更高风险的投资。物极必反,大多数人不能逃顶可能不是看不到风险而是人性使然。索罗斯参与泡沫但总能出来,但他要看心理医生,想要不做潜意识的奴隶,唯有理性与原则。 

    理性是指“计划你的交易”,如同大妈去菜市场买菜还要考虑买什么,在什么价位买,买多少,对个股的熟悉必不可少。对应着买入前,需要仔细研究,制定计划; 

    原则是指“交易你的计划”,入场后,严格执行计划,规避随意交易带来的不确定风险,克服贪婪、恐惧、犹豫、期望情绪化心理对交易的影响。 


    总结:汝果欲学诗,功夫在诗外


    世上只有一个诸葛亮,事后人人都是诸葛亮。不管是什么流派,只有建立在对个股的足够了解上,完善自己的交易体系,有足够的付出才有可能获得回报。 

    这与铁匠出师是一个道理:

    • 第一年学打铁只有拉风箱的份;

    • 第二年可以让你使下锤子,过下瘾;

    • 第三年让你学淬水;

    • 第四年才可能让你敲刀刃。

    • 没有一步到位的好事——没拉过风箱就没有力气抡大锤。有了力气,不淬错几次重砸,也学不来巧劲,有了大力有了掌握时机的巧劲,才能最后敲刀刃。 

    认清了这一点,就知道没有经过深入研究和交易打磨,是不可能在A股市场上持续盈利的。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就只能赚什么样的钱,你付出了多少努力对应着股市能给你多少的回报。

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