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兴趣联盟 - 交易系统实现及开发

  • gats

    美国大选浮现隐秘操盘手,人工智能“看透”2亿美国人

    gats 2017-03-08 08:31

    如果在“脸书”(Facebook)上给一则假新闻点赞,就会被“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这样的数据挖掘公司的脚本盯上,被其个性互动算法越缠越紧,频繁收到只有你才能看到的量身定制的政治宣传信息——隐秘帖(Dark post),并从此重构了你对真实世界的认识:这是否听起来有些人工智能(AI)最终将控制人类情感的科幻味道?

    遗憾的是,这却十分接近美国伊隆大学的数据科学家奥尔布赖特(Jonathan Albright)在研究2016年美国大选中假新闻及其背后网络链条后所得出的令人震惊的发现。

    “剑桥分析”是何方神圣?在数据科学家挖掘如何使用行为科学、数据分析、精准广告及其同“假新闻”的关系来影响美国大选选情的同时,西方主流媒体则在资本和人脉维度上,解剖剑桥分析和特朗普团队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

    有迹象显示,剑桥分析的大股东之一是美国亿万富翁墨瑟(Robert Mercer),这位曾在上个世纪研究人工智能的先驱工程师、共和党保守派,不仅是特朗普的支持者,还是美国右翼媒体的金主;而他投资的布赖特巴特新闻网(Breitbart News)的执行主席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已成为特朗普的白宫首席战略顾问,同时,班农本身也曾是剑桥分析的董事会成员。

    特朗普胜选背后,资本、技术、媒体和政治之间相互盘根错节,枝蔓交缠。一旦拆解开来,立即引起欧美各界对其背后监管缺席的巨大争论:在人工智能尚未出世前制定的选举法以及个人数据保护条例,究竟能不能跟上科技变革的步伐?

    AI和隐秘帖

    脸书方面一度认为“假新闻”能撼动选举是个很“疯狂的想法”。

    然而,现实或许比扎克伯格说得更疯狂。首先,美国新闻聚合网站BuzzFeed的研究显示,在脸书上,有关选举的假新闻比《华盛顿邮报》、CNN等主流媒体的“真新闻”阅读量和分享率都要更高;其次,美国皮尤研究中心出台数据显示,无论年龄、种族、性别、教育程度和收入程度如何,所有的美国人都更倾向于使用脸书和推特(Twitter)来接收新闻。每十个美国成年人中,就有一个在使用推特获取新闻;而每十个人中有四个则在使用脸书获取新闻。

    随着时间临近美国大选的投票日期,脸书上有关选举的假新闻数量激增(红色曲线)

    每十个美国成年人中,就有一个在使用推特获取新闻;有四个则在使用脸书获取新闻。

    彼时在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痛斥假新闻后,脸书方面也做出了反应,表示将采用新举措打击假新闻。不过故事并未就此终结,特朗普的胜选,以及他在选战中看似胡言乱语,实则有些门道的各类发言引起了数据专家们的好奇,而研究的结果令他们自己也感到吃惊。

    奥尔布赖特曾经在美国几家大型数据和搜索引擎类公司任职。目前在伊隆大学从事研究工作的他发现,美国右翼网站以及数据挖掘类公司在使用AI影响大选方面的“水很深”。

    “我列出了这些假新闻网站的初始列表,一共有306个。随后我使用一个类似谷歌使用的一种抓取链接的工具然后得到映射,这让我看到了在虚假新闻网站和YouTube以及脸书之间,竟然有数百万的链接,我真的不能相信我看到的这样的境况。”

    奥尔布赖特表示,他所发现的由2.3万个网页和130万个超链接构成的网络“渗透到我们的网络中,通过发送数千个链接到其他网站,创建了一个右翼新闻宣传的阵营,就如同卫星那样完全包围了主流媒体系统”。

    在其中,“脸书只是一个放大设备。如果你以3D的形式看这样的超级链接群,实际上看起来更像一个病毒:脸书只是病毒的主机之一,帮助它传播得更快而已。你可以看到《纽约时报》以及《华盛顿邮报》在系统中的位置,以及一个庞大的包围着它们的网络。” 奥尔布赖特表示,最好的描述方式是,这是一个生态系统:一个包围了主流新闻,并最终扼杀了主流新闻的生态系统。

    简单而言,这些右翼网站都在试图寻找歪门邪道来提高自己在谷歌搜索系统中的排名(即搜索位置靠前),而且他们做得都很不错。奥尔布赖特表示,“这就是一场信息战”。

    奥尔布赖特所寻找的这样一张互联网之暗面,实际上还有其他用途:在传播右翼思想之外,还有其他公司正在使用这一网络群和映射,来跟踪监视并试图影响那些看贴之人。

    “在解析了这些网站的跟踪器之后我整个人都看傻了。”奥尔布赖特在接受《卫报》采访时表示,每次有人在脸书上给这样的极右翼假新闻点赞,或只是点开看看后,就会被脚本盯上。

    “这使得剑桥分析这样的数据挖掘公司能够准确定位个人,并在网络上跟踪他们,向他们发送高度个性化的政治信息。” 奥尔布赖特表示,“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程度的社会工程。他们捕获一个人,然后把他拴在一条情感皮带上永远都不放他们离开。”

    如何做到这一点呢?发送方可以在脸书上发送隐秘帖。隐秘帖原本设计的初衷是同定向广告相关,帮助厂家可以锁定目标群体,将广告发给真正对产品有兴趣的人。第一财经记者搜索了中英文网站,大量技术博客上都介绍了发送隐秘帖的操作步骤。

    然而这一隐秘帖功能在选战中则被数据公司使用在了政治广告上,其最大的好处是——个性化定制,而无需被监管。

    实际上,就在特朗普和希拉里之间进行第三次总统辩论的那一天,特朗普的团队测试了17.5万个不同的广告变体,以便通过脸书找到正确的版本。消息大部分仅在微观细节上有些许不同(标题、颜色、照片或视频),以便以最佳心理方式瞄准接收者。重要的是,以暗帖形式发送的该类广告完全不透明,达到了真正的阅后即焚效果,除了发送的数据公司——剑桥分析、特朗普团队与接收到信息的个人,没有人能看到这些广告的内容,而传统上来自于政府部门和主流媒体的监督更无从谈起。

    “他们每天使用4-5万个不同的广告变体,持续测量反应,然后根据该反应不断演变。”英国国王学院的媒体、传播与权力中心主任摩尔(Martin Moore)表示。

    剑桥分析只是试图以新方式接触选民的众多新公司之一。只不过,在2016年英国脱欧和特朗普胜选背后大获全胜的剑桥分析在AI的道路上走得更加成功。根据其CEO尼克斯(Alexander Nix)的介绍,他们主要用行为科学、数据分析和精准广告三种方式混合作为技术手段来进行政治传播。

    尼克斯曾表示,他们目前的模型可以预测美国每一个成年人的性格特质,已经分析了美国总共2.2亿的成年人每个人的个性,且对美国每个成年人平均掌握的数据点在4000~5000个。(对“剑桥分析”的核心技术解读,详见第一财经网2月7日报道《数据公司的政治杀伤力:大数据怎么帮特朗普打败了希拉里》)

    谁操纵了美国大选

    前文提及的墨瑟家族向剑桥分析投资了100万美元。墨瑟的背景也值得一说。他曾是IBM的一名电脑工程师,涉及的领域就包括早期用于开发AI的相关技术;随后成为了全球十大对冲基金之一——文艺复兴科技(Renaissance Technologies)的联席CEO。这家对冲基金以在20年前就运用大数据的概念进行交易而著称,在业内被尊为“拥有全世界最好的物理和数学部门”的投资公司。

    墨瑟自2010年以来向不同的政治运动捐款近4500万美元,所有受赠对象都是共和党人。在2016年大选中,他就捐给特朗普1350万美元;他还向非营利组织捐款5000万美元,这些非营利组织均属右翼和超保守组织。比如,给班农100万美元创建右翼网站布赖特巴特新闻网。

    而墨瑟本人绝少出现在媒体上。

    麻省理工学院的一名计算遗传学家(computational biologist )帕特森(Nick Patterson)在上个世纪80年代在文艺复兴科技工作。据他的描述,墨瑟“非常非常”保守,而且不喜欢前总统克林顿家族。

    帕特森怀疑,墨瑟将他在金融和计算机技术中的杰出技巧带到了另外一个领域,“我们做的金融市场数学模型是概率模型,并从中尝试预测。 我怀疑剑桥分析建立了人们如何投票的概率模型,然后他们看看能做什么来影响这一点。”

    早在英国公投出现脱欧结果之后,就有冷峻的观察家指出,英国脱欧的宣传同特朗普的选战之间存在十分类似的特征。

    剑桥分析一口咬定他们没有插手英国公投脱欧运动,不过这种声明却被“脱欧”运动组织(Leave.EU)的通讯主管威戈莫(Andy Wigmore)打了脸。

    迄今为止,威戈莫是唯一一个在媒体上分享了对剑桥分析提供服务有一手体验之人。威戈莫的评价是,“诡异!毛骨悚然!”

    最重要的就是脸书。威戈莫表示,一个脸书上的“赞”,就是剑桥分析的“潜在武器”。

    “在使用AI的情况下,你可以知道每一个人的各种情况,并了解应当用何种广告来打动他们,进而你也可以知道他们的人际网络中其他人喜欢什么,随后你就可以盯上他们。” 威戈莫表示,电脑从来不需要歇班,而计算迭代也永远都不会停止。换句话说,自我学习功能通过计算会越来越精密,譬如AI和人类下围棋,在预测人类性格和行为方面也会越来越准。

    按照最初建立心理侧写模型的波兰科学家克森斯基在论文中的叙述,通过10个“点赞”,AI就可以像该用户的工作伙伴一样了解他;而150个点赞,则可以令AI像该用户的父母一样了解他。

    “令人毛骨悚然! 真是令人毛骨悚然! 这就是为什么我不在脸书上!” 威戈莫表示, “我试着用这套系统看看自己,结果之丰富不说,还连带发现我的孩子们(他们在Instagram上),以及他们上学的地方。”

    威戈莫还表示,墨瑟把剑桥分析亲自介绍给了英国独立党(UKIP)前领导人法拉奇。“他们在美国想要的,和我们在英国试图做的,有大量的相似之处。我们分享了很多信息。”

    在特朗普候任期间,法拉奇还去美国特朗普大厦会见特朗普,具体行程就由威戈莫负责安排,全球流传的两人大笑合照也是他所拍。

    特朗普和英国独立党前领导人法拉奇合影

    威戈莫表示,为英国脱欧团队和特朗普团队工作的,是来自于剑桥分析的同一拨人。

    至于特朗普的新闻发布会,他的评价是“绝对精彩”。“我可以看出他那样做是为什么。你可以通过AI技术实现的结果,甚至可以衡量每一个单词的反应。”威戈莫表示,一切都是关于要如何使用这些热门词汇。

    威戈莫表示,在脱欧运动伊始,他就遇到了特朗普的团队,他们说“圣杯即是人工智能(AI)”。而说出这句话的人,是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Jared Kushner)和特朗普的顾问米勒(Jason Miller)。

    如何应对AI比你还了解你自己

    克森斯基曾经自豪地说,给他你在脸书上的300赞让电脑分析,就能让AI系统比你自己还了解你自己。

    然而当这一技术被大范围的运用到2016年的政治传播中,其结果已经让包括克森斯基这样单纯的科学家笑不出来了。

    “这些操作完全不透明,且可以精确到五英里之内或一个单一人口分类的群体,并且想烧多少钱发广告都可以。”摩尔表示,“这些企业发现了一种绕过现行150年选举立法允许的方式。”

    由于欧洲在立法和《数据保护法》等方面比美国更加严格,英国、德国等都已经着手调查上述事件。

    近日,英国司法部下属的英国信息专员办公室表示,已开始着手调查剑桥分析在英国脱欧运动中所扮演的角色。在近期的一份声明中,该办公室表示,对在媒体报道中看到的剑桥分析所使用的个人数据感到担忧,正在与该组织联系,且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公布其调查结果。

    德国方面为杜绝美国大选期间的闹剧,也打算在脸书上推出假新闻过滤器。

    此前2月17日脸书方面也发布公开信,表示将引用新的算法和AI技术,严厉打击泛滥的假新闻。

    不过,奥尔布赖特对这一切反制措施并不太看好,他不知道是否这一切可以被就此叫停。“这是一个比以往都更加强有力的网络。且AI每时每刻都在迭代:每一天,它都变得更强了一点。”

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