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兴趣联盟 - 交易系统实现及开发

  • gats

    直击 | 巴菲特2017年股东大会 z

    gats 2017-05-07 15:22
    直击 | 巴菲特2017年股东大会
    2017-05-07 05:18
    来源: 朱一天、石萌、上官康齐
    6
    48413

    北京时间5月6日晚22:30(美东时间早10:30),沃伦·巴菲特执掌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52周年股东大会正式召开。巴菲特和查理·芒格现场回答了股东、记者和分析师的提问。

    巴菲特:人工智能将减少就业,但对社会有好处

    十年前,一名十几岁的男孩问巴菲特,互联网对伯克希尔的业务会有什么影响。

    十年后,他问了同样的问题,人工智能对伯克希尔的业务会有什么影响。

    巴菲特回答道,人工智能会导致在某些领域的就业明显减少,但这对社会有好处。

    巴菲特假设说,如果一个拥有人工智能的人按一个按钮,就能创建这个国家的所有产出,而不需要1.5亿人来完成,那么世界将变得更好。 然而这种情况的外部性以及意想不到的后果,将与政治有关,类似于当今贸易中的情况。

    国际贸易对社会有很大的影响。一方面,国际贸易的好处有沃尔玛的袜子价格较低等等,但是这种好处,看上去很小。另一方面,国际贸易会导致工人丢失工作,而这种痛苦, 看上去很大。

    因此,相比于国际贸易带来的好处,其带来的痛苦具有更大的政治影响。

    芒格并不像巴菲特一样担心。他表示,生产率更高,社会更好,而这些所有这些变化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你不用担心生产率每年上涨25%”,他觉得更值得担心的,反而是每年都不到2%的增长。

    03:25 芒格评价错过投资亚马逊:“不遗憾”

    有人问,伯克希尔为什么会错过投资亚马逊。

    巴菲特称,他低估了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的才能,不仅仅是他的眼光,还有他的执行力。贝佐斯能成功的概率“一点儿也不明显”。

    芒格补充称,自己并不为错过了这次投资机会而感到遗憾,这家公司的成功比谷歌还难预料。

    他开玩笑表示,但是在这期间伯克希尔发现了一些其他的投资机会,“这是我们的秘密,我们不会错过所有的机会。”

    03:24 账面价值与股价以及内在价值

    分析师提问,关于伯克希尔的账面价值与其市场价值。

    巴菲特先生曾经告诉股东更多的关注账面价值,而不是股价,但近年来,情况有所变化 。

    巴菲特表示,由于公司将以伯克希尔的收购价格,而非市场价值计价,所以账面价值不能包含伯克希尔许多企业的全部价值。

    他说,一些伯克希尔子公司的价值是该公司报表中的10倍以上。 对巴菲特来说,真正重要的是伯克希尔的内在价值。内在价值的估值非常主观,要考虑到对未来利率的估计等多方面,巴菲特并没有说明这个具体数字。

    同时,他认为,最容易被关注的指标是账面价值,即使这个指标仍旧存在缺陷。

    03:23 巴菲特:我死后伯克希尔股价将上涨

    一位股东提问称,如果伯克希尔股价在巴菲特死后下跌,那董事会是否会进行回购。

    巴菲特表示:“如果我今晚死了,伯克希尔股价明天就会上涨。”

    不过,如果股价下跌,巴菲特表示,董事会届时决定回购股票,那是合理的。他说:“如果股价因某种原因跌至吸引人的水平上。我不认为回购股票会令人厌恶。”


    03:20 芒格谈巴菲特对苹果的投资:“你要么是疯了,要么就是在学习。”

    有人问伯克希尔对苹果的新投资,巴菲特是否会改变他在科技投资上的立场。众所周知,他在近50年里一直很反对投资科技公司,直到2011年投资了IBM。

    巴菲特再度承认他对IBM的投资失败了,但表示苹果更算是一家消费品公司,虽然它“有很大的科技成分”。

    就评估苹果公司的能力而言,巴菲特称,自己不会假装“像对科技很感兴趣的15岁孩子那么懂”,但他也许对消费者行为具有很好的判断。

    他称:“我对科技没有实质的了解。”

    芒格称巴菲特在自谦。他称,伯克希尔购买苹果是一个非常好的迹象,“要么你(巴菲特)是疯了,要么你是在学习”,而他相信巴菲特是通过这个投资在学习。

    03:05 巴菲特:接班人很可能来自伯克希尔

    当被问及,3G的Jorge Paulo Lemann能否成为伯克希尔董事会成员,甚至其下一任CEO时,巴菲特表示:“在交易方面,有可能我们将一起做更多的事,更多更大的事。”

    但他表示,短期内董事会不太可能发生变化。考虑到他们的商业关系,将Lemann加入董事会后可能使情况变得复杂。

    巴菲特否决了接班人的提议。他说:“有很大可能他的接班人将来自在伯克希尔工作过一段时间的人。”此前,他曾多次强调这一点。

    巴菲特表示,接班人可能在他活着的时候就接任CEO一职。

    巴菲特表示伯克希尔未来有可能支付股息

    伯克希尔在最近发布的一季度财报里称,现在持有价值950亿美元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为该公司有史以来的纪录新高。

    巴菲特表示,当伯克希尔拥有的现金量超出其合理配置的能力时,公司将考虑这么做,即使是他在职的时候。他补充道,伯克希尔可能会通过额外的股票回购,甚至股息的方式来返还这些现金。过去,巴菲特曾表示在他退休前根本不会考虑分发股息。

    不过,一个现实的问题是,一旦分发股息,人们会预期公司直到面临问题时才会削减股息。但巴菲特表示:“如果我们觉得我们不太可能在合理的时间里使用所拥有的现金”,伯克希尔哈撒韦将研究如何返还这些现金。但现在,巴菲特很乐观地认为,公司有能力配置这些现金。

    他还表示:“我确信在未来十年里,我们将会遇到能让我们大规模进行明智投资的市场”,但不知道是何时。也可能是九年以后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没有办法三年后和你说,(或许倒时伯克希尔将拥有1500亿美元现金),派息是一个好决定。

    03:02 巴菲特赞誉Ted Weschler和Todd Combs

    在回答有关投资经理Ted Weschler和Todd Combs的问题时,巴菲特先生借此机会向他们表示赞赏。

    巴菲特说,他们每个人都为伯克希尔管理约100亿美元的投资。他表示,管理100亿美元,比管理10-20亿美元要困难得多。但是,他们在管理可上市交易的证券方面做得很好,“我如果去管理,赚的钱并不会比他们赚的要多”。

    巴菲特补充说,Weschler和Combs先生还有其他职责。两位投资经理已经为伯克希尔处理了一些交易。而有些公司向投资经理汇报工作,而不是向巴菲特本人报告。

    巴菲特说:“事实上,我的任务超出了我的能力。我们有超过900亿美元的现金,如果你告诉我今天就把这些现金投资出去,我并不看好这一结果。”

    03:00 巴菲特:不会因特朗普政策改变与3G合作意向 

    股东询问,自2013年收购HJ Heinz开始,伯克希尔与私募股权公司3G合作了多笔交易,伯克希尔是否会因政治问题,改变与3G的合作意向。目前,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强调在美国创造就业机会。

    巴菲特坚定支持3G,认为这家公司在成本削减方面享有当之无愧的声誉。 巴菲特赞扬3G及其领导人说,他们所做的削减是必要的。他也重申,他不喜欢自己这样实施削减,所以伯克希尔只购买经营状况良好的企业。

    巴菲特在很大程度上没有回应特朗普的政策问题。

    12:28 巴菲特:中国股市有时像一个赌场

    当被问及中国股市波动时,巴菲特称,中国股市有时像一个赌场。

    相比于那些股市已经存在上百年的市场,在市场发展的早期阶段,人们往往更容易投机。美国曾经也是如此。

    巴菲特说:“市场有赌场的特性。这吸引了很多人,尤其是那些身边有朋友因为股市发财的人。相比于经历过疯狂投机的人,那些还没有经历过股市风风雨雨的人更容易进行投机。”

    芒格说,中国股票比美国股票便宜。中国拥有光明的未来,但也会经历成长的烦恼。

    纽交所在18世纪开始交易,而上海证券交易所于1990年开始交易。

    12:21 巴菲特:不认为投资可口可乐是对人类身心的伤害

    提问者认为可口可乐和巴菲特投资的很多糖果公司都是对于世界的不敬,因为他们伤害了很多孩子的身心健康。

    巴菲特的解释则是:我每天都喝可乐,我觉得这并没有什么问题,每天喝掉糖,对我的身体也没有什么问题,我从来不认为,投资这些东西是对人类身心的伤害。

    巴菲特认为自己是一个案例,也可以代表整个人群。

    巴菲特说,如果你告诉我,我可以天天吃西兰花能多活一年但是我不会选择这个,我还是会选择吃我自己喜欢的东西,活我自己喜欢的年份,我觉得开心才是活的久最重要的因素。

    12:17 巴菲特:轻资本企业是更好的选择 但很难找到

    股东提问,伯克希尔是否应该坚持投资不需要轻资本的企业,而非转向铁路和公共事业的企业。

    巴菲特说,这些轻资本是更好的选择,但很难找到。我们很乐意更多的投资这种机会。

    然后,巴菲特以美国股市上市的主要科技股为例。他没有明确提及公司名,但这些股票包括苹果,微软,亚马逊和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

    他惊讶于他们的资本水平之低。“这是一个非常不一样的世界。以前这样规模的增长和赚取大量资金需要投资”,但是现在根本不需要任何钱来运营,他说这有点夸张。

    12:10 巴菲特:减税后 伯克希尔的股东和消费者都将受益

    投资者问,所有人都知道伯克希尔将从调降公司税中收益,但是它的消费者们会不会也从减税中收益。

    巴菲特表示,会的,尤其是在受到严格监管的公用事业业务上,公司省下的所有税收都将回馈给公司的消费者。

    另一方面,伯克希尔投资盈利获得的减税也将直接回馈给公司股东。

    随后,巴菲特和芒格重新聊起了他们最热衷的主题,伯克希尔可以预知所有的市场周期,并准备好在任何经济下行时盈利。

    芒格称:“如果这个逆风真的到来,我们可能会做得更好。”

    12:03 巴菲特谈税改

    股东提问,投资税收抵免提案是否会改变BNSF的运作方式。

    巴菲特回答道,这取决于抵免的细节。巴菲特表示,“我们将在铁路业务上做我们需要做的事情,使其更安全,更高效。”

    他表示,他不认为铁路运营方式将发生很大的改革。 “它不会让我们发生大的改变。”

    11:57 关于巴菲特去世后的计划

    股东询问,为何他建议妻子在其去世后,投资指数基金,而非购买伯克希尔股票。

    巴菲特回答道,“她将拥有多于她所需要的钱”,对于希望少操心的投资者来说,这是最好的投资。并补充,他所有的伯克希尔股份都将进行慈善活动,所以他的妻子不会得到任何的股份。

    巴菲特还表示,“目的并不是把她的钱翻一倍或三倍。” 芒格则表示,他希望家人能够持有伯克希尔股票,相信它表现将胜过标准普尔500指数。 

    11:50 对科技和苹果公司怎么看?

    投资者问,伯克希尔一直避免购买科技股,因为巴菲特和芒格表示他们不了解这个领域。但是2011年伯克希尔买入了IBM,在2016年又买入了苹果公司股票。最近巴菲特改变了对IBM的看法并抛售了三分之一的持股。那么伯克希尔怎么看待对苹果公司的投资?

    巴菲特表示,对IBM的判断错误。但是苹果和IBM是非常不同的公司,苹果更偏向于一个生产消费品的公司。

    他说:“这是两种不同的分析。并不一定就是正确的,我们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得到答案。但这是两种不同的决策。”

    此后,他和芒格表示,错过两次投资科技巨头的机会:谷歌和亚马逊。他们非常看好这两家公司,但没有投资。

    巴菲特表示,伯克希尔是谷歌的消费者,因其投资了Geico。巴菲特很早就了解到每次客户通过谷歌点击进入Geico,Geico就需要付费。这交易成本很低,且具有规模效应。但他还是错过了投资谷歌的机会。

    谈到亚马逊和创始人贝佐斯,巴菲特和芒格都是极尽赞扬之词,巴菲特表示,贝佐斯对亚马逊和《华盛顿时报》的管理让他印象深刻。

    芒格表示,伯克希尔在投资沃尔玛上也犯过错误,他们在2016年底抛售了大部分持有的股票。巴菲特称,过去他们没有预料到亚马逊将会威胁零售产业。

    11:48 巴菲特谈投资航空股

    从分析师的角度,晨星的Gregg Warren询问伯克希尔对航空业的投资。

    在过去一年中,伯克希尔已经投资了美国航空公司,达美航空公司,联合大陆航空公司和西南航空公司。

    巴菲特说,与许多观察者的分析不同,巴菲特认为其对航空公司的投资与伯克希尔的铁路业务没有可比性。

    巴菲特形容航空行业是一个“竞争激烈的行业”,但即使如此,它并没有以往的竞争激烈。

    以座位里程计算,航空业已经以80%或更高的运能运行了一段时间。巴菲特预计,航空业将在未来几年继续以此运能使用率运行。

    不过,他警告称,价格战将拖累航空公司业绩。

    11:25  巴菲特赞扬Ajit Jain,称其为英雄

    Jain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将伯克希尔的一家子公司变成了一个商业巨人,为伯克希尔创造了数十亿美元。

    一直以来,关注巴菲特的投资者都认为,这位印度出生的伯克希尔再保险执行官将成为巴菲特下台后伯克希尔首席执行官的首选。到2017年5月为止,对Jain的支持和赞誉并没有降温。

    巴菲特讨论保险时,对大家说,没有人比贾因先生为股东们赚了更多钱,即使他本人。

    11:20 芒格:投资See's Candies让他学到最多

    股东向查理·芒格提问,在一生做的买卖中,他最喜欢的是哪一次。

    芒格立刻表示,see’s candies是教会他最多的一次投资。

    他表示:“学习、学习、一直学习。如果我们不能坚持学习,我们根本不能走到现在。”

    巴菲特则聊了他的一次失败的投资经历: 在数十年前购买了一家巴尔地摩的百货商店。

    11:15 伯克希尔依然看好美国运通、富国银行和美联航

     

    CNBC提问称,伯克希尔一些大规模持仓的股票表现不佳,伯克希尔如何看待这些股票。美国运通与Costco结束合作、富国销售丑闻、美联航将亚裔乘客拖下飞机,而这些都是伯克希尔大举持仓的股票。

    巴菲特说,所有的生意都有问题。我们买入美国运通、富国银行、美联航或可口可乐时,并不认为它们拥有都不会发生问题,或永远不会遇到竞争。我们买入,因为它们有很强的竞争力。

    10:47 自动驾驶汽车队BNSF和汽车保险业务是一个威胁

     第二个问题是关于BNSF铁路和自动驾驶汽车。

    巴菲特表示,自动技术对BNSF和汽车保险业务Geico来说是一个威胁。不过对于自动驾驶汽车和卡车,他不是太担忧。
     
    他说:“我个人认为,这一定会来。我认为它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这要看情况。”
     

    10:40 富国银行丑闻会不会在伯克希尔重演?

    第一个问题是关于富国银行的销售丑闻。问题是关于巴菲特是否担忧其组织架构,类似的事可能在伯克希尔发生?

    巴菲特表示,管理层在开始发现问题的时候不采取行动,这是问题的一大部分。

    在伯克希尔,巴菲特称,有一条热线让员工回报不正当的行为。一年,该热线接到大约4000通电话。虽然大多无关痛痒,但确实帮助发现了一些问题。

    他说:“这是一个好的系统,但我不认为其是完美的。如果你建立一种文化,那效果将比1000页的指南更好。”

     

    10:38巴菲特盛赞Jack Bogle

    全球许多人将巴菲特称为股神。而巴菲特心中的英雄却是Vanuard的创始人Jack Bogle,一个认为选股是浪费时间和金钱的人。

    巴菲特说:“Jack Bogle为美国投资者做的事,可能比任何人都多。”

    Bogle是Vanguard的创始人。巴菲特称,Bogle开始提供指数基金时,华尔街上没有人愿意帮忙。指数基金降低了投资费用,同时压低了华尔街的利润。而今天,指数基金为投资者带来的回报几乎高于任何金融产品。

    巴菲特说:“没有他,就没有指数基金。”

    10:37 本季度亏损对公司有利

    沃伦·巴菲特表示,因为税收方面的原因,伯克希尔哈撒韦略倾向于在本季度上报投资亏损。他称,公司有900亿美元未实现投资盈利,因此有很大的灵活性来决定如何上报它的投资结果。

    通常,“因为税收影响我们会宁愿上报亏损而不是收益,今年可能会再多强调一些。”

    周五,伯克希尔哈撒韦称,受到投资收益疲软的冲击,今年一季度净收益下跌27%。巴菲特表示,当前税率为35%,未来可能公司税率会下调,意味着今年以后亏损对我们的税收价值将下调。这是巴菲特首次在会上提及政治相关的问题。 

    10:32 巴菲特谈保险

    巴菲特重点提及了保险公司,指出今年前四个月Geico增加了近700,000投保人,相当于去年数据的两倍。

    “由于新业务在第一年带来了巨大的损失,我们的几个主要的竞争对手削减了新业务”,巴菲特说,这将是我们的教训,我们要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巴菲特进一步强调,Berkshire保险业务在第一季度浮动增长了140亿美元。

    10:31 巴菲特谈伯克希尔盈亏情况

    巴菲特针对上周五发布的第一季度盈亏进行了解释。

    受到投资收益减少以及公司保险承销业务的亏损影响,公司第一季度的净利润减少了27%,投资收益总计2.05亿美元,低于去年同期的23.8亿美元,保险承销业务本季度亏损2.67亿美元,而去年同期利润为2.13亿美元,此外,2016年煤炭量下降降低了去年占伯克希尔收入的重要来源————BNSF铁路利润。

    同时,巴菲特衡量净值的重要指标——账面价值——上升了3.5%,增至178,073美元每A类股。去年同期,伯克希尔的账面价值增长率仅为1.2%。 巴菲特重申了一季度结果并不代表什么,他在意的是现在的数据,“梦想着”未来的结果。伯克希尔的股东们很特别的一点是,他们不那么关心季度的盈亏情况。

    正如巴菲特一直强调的,伯克希尔的盈利会波动,尤其是在投资业务方面,股东更应该关注它的长期收入。他说,“我在奥马哈和股东和管理层沟通的这两天里,没有人提及收入问题。”

    10:17 巴菲特笑话开场

    巴菲特与芒格登台。巴菲特用一个熟悉的笑话开场。“你可以区分我和芒格,因为他听得见,我看得到。” 

     
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