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兴趣联盟 - 交易系统实现及开发

  • gats

    “疯子”杨国强:碧桂园前CFO新书爆料杨氏家族内幕

    gats 2018-03-01 19:27

    “疯子”杨国强:碧桂园前CFO新书爆料杨氏家族内幕

    相关阅读:

    碧桂园前CFO出书曝杨国强用人之道:曾炒掉亲哥

    那本杨国强想烧掉的书到底写了什么?

      新浪财经讯 “坦白讲,我是一个不按常规出牌的人,像个疯子。”碧桂园创始人、董事局主席杨国强的这句罕见自评,出现在了原碧桂园集团执行董事、首席财务官,现任阳光城(8.210-0.17-2.03%)执行副总裁吴建斌近期出版的新书中。

      这本名为《我在碧桂园的1000天:以财务之眼看杨国强和他的地产王国》的新书,详细介绍了去年以5500亿销售额称霸地产行业的碧桂园的独特商业模式,还有杨国强、其女儿杨惠妍及杨氏家族不为人知的经营细节,引发外界极大关注。

      但同样引起热议的是,此书目前处于缺货状态,有消息称因为“涉及太多秘密”,碧桂园已经将市面上的预售版本买断。更诡异的是,据传该书已被炒作到5000元一本,该书出版方中信出版社却在今年1月8日发函称,由于“内容需要进行部分修改,故此书出版时间推迟”。

      虚虚实实的消息让这本新书的神秘色彩骤增。吴建斌到底讲了哪些“秘密”呢?让我们带您一窥其中奥妙。

      “疯子”杨国强

      与王石、许家印和孙宏斌这样的明星大佬们不同,杨国强过往在镁光灯下一直是低调行事。

      关于他,来来回回都只有这样的一个“鸡汤”故事:

      少时在乡下耕田放牛,18岁前没有穿过新衣。进入佛山市北滘镇政府属下的北滘建筑工程公司后,从底层建筑工人做起,20岁左右成为了包工头;在国有企业改制中,与多名同乡合资将北滘建筑工程公司买下,逐步发展壮大,发展为现在的碧桂园集团。

      一方面,杨国强总是对外强调自己农民出身怀揣感恩,重复讲述着同样的故事;另一方面,真实的锋芒似乎被有意隐藏起来,外界对其个人行事风格知之甚少。

      但是,在《我在碧桂园的1000天》中,我们看到了另一个杨国强:

      在政府官员面前,吴建斌评价杨国强是“极为内敛、低调”。吴称其每次见官员,都会借机谦卑地说“我是个农民,书读的少,很多事情听不懂,人笨。我没有背景,违法违规的事绝对不干。”这样的效果就是“官员们都很受用。”

      但回到碧桂园内部,杨国强是另一副形象。2014年吴建斌入职碧桂园不久,杨就向他表示“有机会要做中国第一,世界第一”,“我们低成本拿地,快速开发,配套到位,低价开盘……这样的速度别人做不到,这样的把控别人做不到,我杨国强能做到。”

      三年后,他又对吴建斌“坦白讲,我是一个不按常规出牌的人,像个疯子;你想想,我能请400个博士——已经请了200个,估计全世界企业都没有这么干的;当前房产环境下,我能指示再买300块地,估计全国都没有;我决定实施的‘成就共享’(项目利润共享机制)‘同心共享’(项目跟投机制)是别人想不到的;我在马来西亚搞的‘森林城市’也是任何人不敢想象……我是个疯子!偏执狂!”

      这与杨国强对外苦心经营的低调、谦卑的形象完全不同。

      吴建斌在书中描写了几次杨国强的“险中求胜”,也间接印证了所谓“不按常规出牌”:“他曾在1995年借2000万元,全用于广告,当年赚了5000万元。第二年又把5000万元全做广告,赚了1亿元。

      1997年受亚洲金融危机的影响,广东许多地产商急于撤回在香港的推盘,杨国强反其道而行之,用狂轰滥炸式的广告巩固了香港市场基本盘,顺德多个项目销售出现满堂红。”

      书中甚至透露杨国强早年借过高利贷,当时向北京某银行借款数千万利息高达30%,当年杨国强赚了6000万,还完借款后盈余1000万。

      不过,即使有“疯子”的大胆和“偏执狂”的执着,杨国强也并非一帆风顺,“2008年金融海啸对碧桂园打击沉重,各地工程大面积停工缓建,股价跌了九成,之后几年极其艰难。硬汉老板哭了,靠唱国歌和《国际歌》煎熬着。经过这次打击,杨国强元气大伤,很久以后才恢复过来。”书中写道。

      2008年,碧桂园发行5亿包含对赌协议的美元可换股债券,不料业绩大幅下滑致股价下挫,最终损失十多亿元,吴建斌称此事让杨国强曾“觉得资本市场到处是陷阱。”

      直穿人性弱点?

      杨国强的强势在书中淋漓尽致。吴建斌提及,他建议杨国强在碧桂园实施认股权证激励计划,这个想法获得了独立董事和部分高管的认同,但杨国强当场就拒绝了,理由是管理要直穿人性弱点,“人性是自私的。不能搞平均主义,不能做‘善事’。”

      因此,杨国强更喜欢“成就共享”(项目利润共享机制),“谁能给公司创造巨大收益,我就按承诺的比例分成。这多么直接,干的不好的,拿不到……严重点,公司会做更加严厉的处理。”

      在员工面前,杨国强严厉且不容置疑。在某次投资论证会上,某区域总裁汇报的测算售价与集团调研结果不符,项目团队无法回答杨国强关于项目成本的质问,“不久,这位区域总裁就被免职了。”

      吴建斌在书中以自己为例,称某日杨国强向他询问“同心共享”项目的最新执行情况,吴一时未能答复,而是向下属打电话要数据,杨马上严厉批评他,称自己早已经掌握数据,只是想考考他。“杨主席批评我时神情极为严肃,有杀气。”

      杨国强欣赏台湾长荣集团总裁张荣发在企业治理中的骂人哲理,但吴建斌对此感受不佳,“在碧桂园做高管真的不易……这里每天都在战斗,身心受伤是十分平常的事,同样没有什么人情味。”

      吴建斌和杨国强的最大分歧也书中有所谈及,吴建斌曾希望碧桂园加强预算管理,“规模与净利润须同步增长”。而杨国强觉得自己的商业模式受到了质疑,并不认同其研究成果。杨更加在意销售增长情况。

      这种分歧一直在扩大。2015年7月,在关于价值管理的会议中,吴建斌再次强调负债率上限管理,建议不要轻易扩容。但杨国强却生气了,“今天看到新三板、中小企业市盈率这么高,那是虚的。不可以学……我认为,还是把房产业务做大……我是主席,就按我说的办。”而吴建斌认为自己的真诚遭到了怀疑。

      副主席“二小姐”

      尽管拥有众多职业经理人,但毋庸置疑的是,碧桂园仍然是一个典型的家族企业。《我在碧桂园的1000天》另一大亮点是刻画了碧桂园集团中杨氏家族成员的身影。

      首当其冲的就是碧桂园集团现任副主席杨惠妍,这位身价过千亿的女首富,相比其父亲杨国强,低调得有过之而无不及,坊间连她的真实照片都难寻。

      “副主席是杨主席的二女儿。父辈人亲切得叫她豆豆,也有人叫她二小姐。”吴建斌在书中说,“上网一查,网上没有她的近照,在她名下的照片只有一张是她本人,其他都是张冠李戴。足见当时这位中国女首富是多么的低调又神秘。”

      书中写道,“二小姐”在集团中属于四人组“核心班子”成员。同时,书中对杨惠妍的描述较为正面,称其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语,性格开朗,眼界开阔。在公司内部,她经常向吴建斌等人传达杨国强的意见。

      吴建斌也暗示了杨惠妍将是接班人,称其“像她父亲一样有远大抱负”:碧桂园教育板块启动上市来自她的指示;在碧桂园与平安关于战略投资的接洽中,在中国平安(68.9301.171.73%)董事长马明哲面前,“二小姐”可以代表杨国强发言阐述公司发展理念;碧桂园分拆物业管理上市、组建投资公司的工作也是由她主持。

      杨国强将他对公司的极高期望灌输给包括“二小姐”在内的家庭成员。吴建斌在书中提到,杨曾给两个女儿和女婿出了一道数学题:在什么条件下,公司可实现500亿元利润(2016年碧桂园公司股东应占利润115.2亿元)?但四人拿出的结果均不被满意,“快要被逼疯了。”

      书中还透露杨氏家族的往事,足见这个家族企业中“一家之长”的权威。

      吴谈到一次与杨国强的聊天,杨说,“坚持聘请优秀人才加入,走职业化管理之路都不能动摇。我对家人也是这样要求的。早年,我发现亲哥哥在公司管理上有些瑕疵,担心出现负面影响,就把哥哥请回家。回到家,他还是我大哥,他的所有费用一分不少包在我身上。

      在公司,还有我家族的一些成员,如果他们有能力就给机会,我举贤不避亲,但同时要按公司规定做事。我对家人、老婆家人及其他亲戚在公司工作的要求比外聘人员严,一旦发现家人不按规矩做事,有横行霸道之意,不分青红皂白,立即炒掉。”

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