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兴趣联盟 - 交易系统实现及开发

  • gats

    中国人财富观的变迁:酣战通胀四十年,从只相信储蓄到选择庞氏骗局-2

    gats 2018-09-10 19:33

    03

     

    1998年,陈映霞一家发生了两家大事,一是儿媳妇陆婉翠的单位效益不好,主动申请下岗了;二是陈映霞顶住全家人的反对,在虹口区买了一套商品房。

     

    陈映霞老两口已经60多岁了,还是住在以前的弄堂里,小女儿在美国留学,儿子陈定夫一家住在嘉定单位分配的房子里。除了石库门老房子的简陋不便外,并没有其他迫切改善住房的需求。已经从单位退休的她,之所以这么折腾,主要是受了在老家温州做教师的侄子陈东来的影响。

     

    1998年这一年,为抵御亚洲金融风暴的影响,国务院决定将房地产作为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以“取消福利分房,实现居民住宅货币化、私有化”来推动房产改革。在温州中学教书的陈东来,突然意识到改变自己命运的时刻已经到了。

     

    许多人并没有意识到变化,仍希望好好表现能让厂里分套房。然而,陈东来却在研究了一晚上新政之后,第二天就把银行里的活期存款都取了出来,筹划买房,随后又怂恿岳父把原本计划购买工厂材料的资金也拿来了买房。

     

    他们在鹿城区买的两处房产,一个月便实现了20%以上的涨幅。陈东来兴奋地跟亲戚好友们说到,别再存钱了,投资房子的时代到了。陈映霞也接到侄子三番五次的电话,一咬牙一跺脚,把多年的积蓄掏出来,买了一套3700元/平米的高档商品房。

     

    果不其然,房价一波波上扬,半年上涨了近50%。赚钱效应又吸引了一波又一波的资金,温州市很快便无楼可卖。尝到甜头的陈东来索性在2000年辞职,专职买房卖房,并被朋友推选为“炒房领袖”。很快,他便将目光盯到了500公里外闪闪发亮的上海。

     

    2001年,《温州晚报》组织了150多个温州人,坐满了三节火车厢,专程到上海买房。陈东来就在其中。他们三天便豪甩5000万元,买下了100多套房子。两个月后,一列列专机又将温州人送到了上海房地产市场,6800万、8000万、1.2亿,不断扩大的交易额一次次刷新人们的眼球。

     

    温州购房团,2001年

     

    温州购房团也开始扩大自己的版图,北至哈尔滨,南至三亚,西至重庆,东部狂扫海岸线。而战果也颇为丰厚,所购房产价格不出半年就能实现20%的上涨,有些甚至可以达到年化200%的收益。

     

    陈映霞的儿媳妇陆婉翠,在辗转换了几份工作后,也决定全职炒房。在汽车厂做到中层的儿子,对此表示坚决反对,不过陈映霞却十分支持儿媳的决定。2001年,陈家的弄堂拆迁,除了一套拆迁房外,还得到一笔钱,她把钱都给了儿媳,让她跟着陈东来炒房。

     

    陈东来们享受着财富极速膨胀的同时,也开始被人称之为“价值发现者”。尽管这些温州人被冠上了“炒家”的恶名,但几年后,大家才醒悟,原来房地产也是投资品,而且是极佳的投资品。

     

    而就在陈东来下海的那一年,已经在上海小有名气的刘益谦,开启了命运的加速器。中学辍学的刘益谦靠着做皮匠、开出租车逐渐有了积累,80年代他参与国库券倒卖也小有所成,存了近20万元。尽管走南闯北,但当时的刘益谦对股票也还是一无所知。

     

    跟杨怀定一样,90年代的股市也是刘益谦赚取第一桶金的地方。1990年,豫园商城准备发行股票时,刘益谦决定小试牛刀,买入了一万元。不曾想,股票受到市场的狂热追捧,刘益谦最终大赚100倍。这次财富跨越让刘益谦更加坚信,资本市场大有可为。

     

    2000年,刘益谦成立了上海新理益投资公司,开始正规化、规模化挖掘资本金矿。经过一番研究之后,他认为中国资本市场处于快速发展的过程,虽然有些问题,但是总会得到解决,而这个过程就会存在着财富机会。就像因为不能流通而无人问津的法人股,一定会成为流通股而大涨。

     

    2000年10月13日,刘益谦第一次通过竞拍方式获得琼能源952万股法人股。在随后一年多的时间内,刘他频频频出现在全国各大拍卖行,先后投入一个多亿,相继收购了河北华玉、北大科技、百科药业、安琪酵母、威达医械、一汽轿车等10几个上市公司的法人股。

     

    如其所料,2002年国家就出台了法人股减持政策。2005年股权分置后,彻底解决了全流通的问题。而刘益谦靠前瞻判断和耐心所播下的法人股种子,也终于开花结果。

     

    刘益谦将其持有的法人股先后抛售,平均获利高达7倍以上:安琪酵母获利达1.8亿元,一汽轿车获利5700万。而最为成功的投资是其2006年拍下的法人股中体产业,两年后悉数卖出,盈利超过8亿元,单笔获利超过10倍。

     

    法人股的投资,让刘益谦声名大噪。通过媒体,他和那些通过股市改变命运的人的故事,开始被大众所熟悉。

     

    在这期间,基金的诞生,让居民理财的工具箱再次扩容。1998年3月,国泰基金和南方基金先后在上海和深圳成立,随后便发行了基金开元和基金金泰两只封闭式基金,成为行业的里程碑。2001年,华安基金发布了中国第一支开放式基金产品华安创新,再次扩容居民的理财工具箱。

     

    排队购买“华安创新”的人们,2001年

     

    私募基金也紧跟公募基金发展的脚步。2004年2月20日,私募投资人赵丹阳与深国投信托合作,成立“深国投-赤子之心(中国)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被业内视为国内首只阳光私募产品,以“投资顾问”的形式开启了私募基金阳光化的模式。

     

     

    由于投资工具的便捷和财富效应的吸引,全国人民的财富观大为刷新,一批批人开始将银行存款取出,通过证券开户、公募基金、信托理财、私募基金等渠道,跑步进入资本市场。而全民炒股和买基的热情,在2006-2007年大牛市里首次爆发。

     

    在这一轮波澜壮阔的牛市行情里,人们打招呼的方式也变成了“基金买了吗?股票涨了吗?”

     

    陈映霞一家基本上跟股市绝缘:老两口已经接近70岁,没兴趣去折腾股票这种刺激事物;儿子在汽车公司做中层,平时天南地北地出差,除了买自家公司的股票,几乎从来不炒股;而儿媳妇的炒房搞的风风火火,手上已经有七八套大小不等的房子。

     

    在普通老百姓开来,楼市像文火慢炖,有时涨的快一点,有时涨的慢一点,但几乎没跌过;股市则像冰火交加,有时疯的让人害怕,有时跌的让人沮丧。但无论如何,楼市、股市、基金等多元化的理财理念和方式,已经变成寻常百姓的伸手可及的事物。

     

    陈映霞这一代,只能通过储蓄来保值,遇到物价飞涨的时刻,全家就要出动去排队囤货;到了她的下一代,已经拥有楼市和股市这两大理财和投资的渠道;而到了陈家的第三代,理财的工具更加丰富,理财的观念也来到了剧变和颠覆的时代。

     

    04

     

    《蜗居》在上海滩热播的2009年,正好是陈映霞的孙子郑小羽从上海大学毕业的年份。不过,跟电视剧中那些为房奔波和沉沦的年轻人相比,郑小羽从来没为房子发过愁:他的妈妈陆婉翠已经在他名下挂上了2套房子。

     

    这一年,上海房价上涨50%。在郑小羽暗自感谢妈妈的同时,上海的一家叫做拍拍贷的互联网贷款公司,公司因为交不起房租陷入困境,他们决定向用户收取贷款金额2%-4%的服务费,来维持公司运转,这种模式大获成功,成为匹凸匹行业的核心商业模式。

     

    于是在2009年,互联网开始挺进金融和理财领域,一大批互联网金融公司先后成立,它们这次要颠覆的中国人长期形成的财富观念。

     

    陈映霞一家,在这一年也破天荒地陷入了分歧。儿媳妇陆婉翠是过去十年家族财富增值的最大功臣,家里房产的市值超过了3000万,她坚定地认为上海房价还会涨;而在大学里学了4年经济的郑小羽,却认为房价一定会跌,原因无非是课堂上教授告诉他的理由:租售比太低,泡沫化严重。

     

    说服不了儿子,陆婉翠同意郑小羽卖掉名下的一套房子,拿到的钱一半还给妈妈,一半自己去做投资,3年之后,看看谁赚得多。

     

    拿着400多万的郑小羽,急于向老妈证明自己。在大学期间业余炒股的经历告诉他,投资可能还是稳点好,大涨大跌的股市吃人不吐骨头。他比较了投资论坛上的各种理财产品,觉得目前只有银行理财比较适合自己,虽然收益不高,但是比较安全。

     

    有一天郑小羽在论坛上,发现大家在讨论网贷,收益率要比货币基金高一大截,能达到10%~20%左右。抱着尝试的心态,郑小羽用200块钱做了一个新手任务,很快就拿到了80多的奖励,这让他一下子有了兴趣。

     

    当时真正敢投资网贷的人并不多,郑小羽一来二去的尝试了几次就成为了老手。他已经明白这种模式在国外已经有案例,只不过是又一次Copy To China。在2011年支付宝的集分宝活动里,郑小羽陆续投了好几家网贷公司,投入的几万块钱都到期兑付。

     

    这让郑小羽信心大增,他开始系统地研究网贷,在论坛上,他也俨然成为网贷的投资专家。投资的经历多了,他总结出一套方法论,在经济实力比较强的平台上,只要借款人是真实的,小额分散的投资风险其实并不大,他将400多万本金分成十几份,投到各个平台上。

     

    2012年,行业逐渐升温,互联网金融也被写进了政府工作报告。到了2013年,创投圈不断传出各大网贷平台千万美元级的融资消息,资本的介入加快了变革的步伐,但能“飞入寻常百姓家”的互联网金融产品,仍然是空白。

     

    2013年5月,一款叫做余额宝理财应用正式上线。在上线第四天,它就登上了新闻联播;上线的第六天,用户超过了100万。中国人的财富观念,开始被这个小小的应用,划分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时代。

     

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